首页 最近更新正文

来看看赌博是这么让人陷进去的?

duji 最近更新 2019-09-08 362 0

有天,打完球,我往停车场走,他跟了出来,问了一句:弟弟,你身上有现金不?

我说,没有,你要多少。

他说,3000块钱,晚上要去剪头,妹妹家生了二胎。(剪头是一种风俗,舅舅给外甥剪,不是真剪)

我略怀疑,因为没有晚上剪的

我说,我让人给送来。

他说,不用了,不用了。

我还是让人给送去了……

次日,他把钱还给了我,还送了我一个小抱枕。

后来,关于他四处借钱的事,略有耳闻,偶尔有人问我,他有没有问你借钱,我都说没有,另外我觉得他找我借钱,即便是3000元不还我了,我也会借给他,因为当时我对他还是略有感激的,所以我表达的其实很清楚,你找我借钱,其实不需要找理由,你只需要说多少钱,我核算一下你的重要性、风险性,我觉得可以,我就会借,例如你是个美女,陌生人,你在路上问我借100块钱,我也给,不需要理由,还不还无所谓。

有个女球友,洋洋,她家孩子中考成绩一般,但是想去一中,我们这边高中实行报名制,完全公开、透明,大屏幕直播,领导、校长们都在现场,根本没有可操作的空间。

她之前找过我。

我很明确地回答了她,操作不了,谁都白搭,因为完全是公开的。

她找了赘赘,3万块钱。

事成了没?

没有。

着了急,现在成了两难了。

一是问赘赘要钱。

二是联系借读。

借读也是非常难的,大家都想这么操作,难度自然就会升级,洋洋又联系我,问我认识XX不?

我说,认识。

她说,你让他帮着跟校长说句话吧。

我说,行,但是成不成,不一定。

她说,行。

我想了想,没给问,而是把XX的微信推送给了她,这样双方都有数,完全可以明码标价谈事……

一联系,直接就回绝了,白搭。

因为这东西是破窗效应,有了第一个,就会有第二个,口子必须要扎住,类似的事还有调班,上次我问校长,就是家长要求调班你会答应吗?

他回答的很坚决,不答应。

为什么?

调班是最低级的错误,你这不是明着说一个班主任不行吗?另外那个班主任会要这个学生吗?不会要的,若是要了,不等于打原班主任的脸吗?

洋洋找赘赘要钱,赘赘最初是拖,说过几天给。

又过了一些日子呢,说是钱都送礼了,他也很为难……

洋洋就准备实名举报他。

一举报一个死。

但是,举报之前给了他一个期限,毕竟她也不想把事情搞复杂了,你把钱退给我就行了,当时是你拍着奶子答应的,现在又反悔了?

这个事,只有极少的几个人知道。

我是当事人之一,肯定知道。

赘赘的搭档是单位同事,也是个刺头,牛B到什么程度?去夜总会消费完了,连单都不买,直接走,服务员哀求着,哥,那您签个单可以不?

签了,马云。

这种人,比地痞厉害,他不狠,但是他能掌握你的生死,随便找你点麻烦就够你受的……

平时,人特别好,也客气,戴个眼镜,很是斯文,见谁都先笑。

权力可以使人有两面性。

眼镜很愿意跟我聊天,因为他在办公室是秘书,觉得我们都是文化人,有天,突然有个很牛B的号码给我打电话,我一接,是眼镜,这是他的小号。

在单位上班的人,常用号码都是很普通的,甚至带4。

私下里玩的小号,都是极其牛B的。

他喊我吃饭。

那时,赘赘已经出事了,不是因为洋洋出的事,而是赌博,已经输到什么程度了?什么都卖了,什么钱都借了,我自然就联想到了那3000元,肯定是当天晚上去赌博用的,可能那天赢了,次日还我了。

眼镜跟我描述了一个场景,赘赘带着老婆去他家,什么都没说,直接跪下了,也不喊哥,直接喊爹,亲爹。

就是洋洋那3万块钱的时候。

赘赘说,要是她举报了,我这饭碗就砸了,你借给我3万块钱吧,我把工资卡给你,一个月5000多,你慢慢扣。

眼镜拒绝了他。

眼镜的提议是让赘赘去找另外一个同事借,那个同事有钱,眼镜可以做保人,于是,两口子又去跪下了。

不是两口子,是一家三口。

眼镜在描述的时候,还笑了,说孩子只有六七岁,孩子不愿意跪,让赘赘硬摁那里了。

我说了一句,赌博的人,没有人性了。

他说,赌博的人,没有一句实话,而且绝对戒不了。

挺心疼的。

看着很优秀的一个男人,就这么陨落了,洋洋的钱是还上了,但是同事的钱就成了窟窿,拿着工资卡又有什么用,又没有工资了。

在单位上班的人,要么就是熬,要么就是混。

混的人呢,往往混的不错,多面开花,私下里做点小生意,小生意往往都还不小,例如某人在上班,还在乡镇上运作了蔬菜工厂呢,他来决策,表哥执行,不需要动用资源,纯粹的就是市场化运作,有鼻子有眼的,最初他在单位干财务,后

来主动到审计上了,成了闲职,随了他的心,更有工夫了。

能不能不上班?

那也不行,因为标签是通行证。

我们单位有个杂工,就是什么都干,也是合同制,我们属性相同,很容易交往,这就跟在后宫里一样,太监跟太监玩,侍卫跟侍卫玩。

杂工是专科毕业,已经工作近10年了,一个月2000多点,兢兢业业,转正的概率几乎为0,要是换个工作呢?又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,关键是习惯了标签。

媳妇也是合同工,在隔壁单位。

两口子日子过的也蛮紧张的。

偶尔,我跟杂工聊几句,怎么说呢?我总觉得自己替他着急,我就试图激发他,你看,你这么年轻,怎么能认命了呢?你要改变,你在这里越久,越不行,因为身份不行,连转正的概率都几乎为0,更别说提拔了。

除非?

有人在路上实施犯罪,你跟他搏斗一番,腿上挨了几刀,接着转正了。

我这么一说。

他竟然产生了幻想,意思是真希望有人来闹事。

每次碰到面,我都忍不住劝他,同样是人,为什么人家能有钱任性,咱只能没钱认命?你要相信人家能行咱更行,要试一试,否则就这么混下去?你看,你们一家四口现在还住在阁楼里,连手续都没有,六万块钱买的,夏天热死,冬天冻死.

我是真心替他着急。

他来了一句:你弄吧我干什么?(弄吧的意思就是愚弄)

他觉得我是在鄙视他。

后来,他在微信上给我发了一句:自己能吃几碗饭,都有数。

我不该劝,反而被理解为了鄙视他,他为什么觉得我不该劝他,他觉得我还不如他,因为我也是合同工,而且刚来没多久,工资也比他低。

可是,人都有个怪脾气,好为人师。

又见面了,我又说了他一顿,我给他看了看我的肌肉,明白了吧?我来这里,纯粹是体验生活的,什么临时的正式的,就是让我当局长我都未必看的上,我不比局长官大多了?(这段建议删除,让领导看到不合适)

杂工改口了,喊我董老师。

又过了一些日子。

我喝了点酒,我跟他说:你要是真的虚心拜师于我,我让你一年收入30万,就四个字,易如反掌。

他说,我都喊你董老师了,还不虚心吗?

我说,什么时候,真心请我吃顿饭,哪怕是盒饭,那才是虚心的开始。

还有,就是要绝对信任我,我让你怎么干,你就怎么干。

他说,行。

没有后续了……
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