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最近更新正文

原来体制内的人也是互相拆台,小心

duji 最近更新 2019-08-30 252 0

宝妈目前是一名幼师。

我去时,正在上班。

她骑自行车出来接我,胡同口不大,不知道她是紧张还是让我的丑吓着了,她转弯时,自行车摔倒了,可尴尬了。

当时1点左右,孩子们在午休。

她问,你吃饭了没?

我说,吃过了。(其实没吃)

她说,要不找个地方喝点东西?

我说,在车上坐会吧。

她上了车。

我问,酒给你放到哪?放到门卫?

她说,不能放门卫,让同事们知道不好。

她让我开车带她一起,先放到她亲戚家……

我问,放你车上不行吗?

她说,董老师,说了你别笑话,我们家就一辆车,他爸开去了。

我说,没事。

我心想,这有啥。

我问,当幼师一个月多少钱?

她说,我是合同工,1800元/月,所以我一直都在寻找副业,我们家还有房贷、车贷,我老公在电厂上班,一个月不到四千块钱,很吃力的。

我问,你干了几年了?

她说,第一年。

我略疑惑,看年龄跟我差不多。

她说,我之前在XX局,跟你一样,是合同工。

我问,为什么不干了呢?

她说,出了点事情。

我问,集体贪污?

她说,那没有,我们单位11个人,8个正式的,三个合同工,油水都是正式的才有机会,我们连喝汤的机会都没有,我在单位管财务,但是不管钱。

我问,几个女的?

她说,两个女的,当时是公开招聘的,只需要一个女的,就是文员+财务,另外一个女的是领导的亲戚,但是初中都没毕业,她去上班也胜任不了,当时这个岗位报名的人少,我就通过了考试、面试,其实最初就对我定位很准确,辅佐她的

,活她干不了,但是她还必须在那里。

我问,需要送礼不?

她说,我扣完社保之类的一年拿到手3万左右,其中至少1万是用来送礼的,几个领导逢年过节都要表示,你不表示表示随时可能丢掉饭碗。

我说,差不多。

她问,你们单位油卡谁管着?

我说,我不知道,我开过几次单位的破GL8,都是我加了油之后拿发票给领导,领导报销了给我,现在管的很严,哪有油卡一说。

她说,当时我们单位出事就是从油卡开始的,就是有老百姓拍了一段时间,我们单位的车管员用油卡给自己的车子加油,然后又给单位两个同事加满了油,另外两个同事给他钱,全程都录下来了。

我说,这是大事。

她说,现在网上已经搜不到了,当时闹的很大。

我问,开除了?

她说,车管员开除了,车管员开除之后,他就明着威胁队长,要钱,队长给了。

我问,为什么?

她说,车管员是知道最多秘密的人。

我问,后来呢?

她说,后来每天都有举报,举报的可详细了,哪天吃了谁的请,哪天收了谁多少钱,都非常的详细。

我说,内部人举报的。

她说,反正天天来查,因为我管发票,工作人员就找到我来核实。

我问,是车管员举报的?

她说,不是,他没有机会知道这些,都是身边人举报的,就想趁机把队长弄下去。

我说,把他弄下去,你送的礼白送了。

她说,就是,其实他对我很照顾,这期间我还生了二胎,特意给批了长假。

我问,后来弄下去了吗?

她说,调离了岗位,新来的队长先把那两个买油的开除了,开除以后单位乱了套,举报更多了,针对的就是剩余6个人的,收了谁的礼办了什么事,都有,很详细。

我说,就是他俩干的。

她说,就是,因为不平衡,砸了饭碗,后来也是赔的钱,还给安排了新工作,才安稳下来。

我说,里面每个人都有关系。

她说,正式的反而可能关系不多,很多人就是考试考进来的,但是合同工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,你发现没有?哪怕司机也有很强大的背景。

我说,这我明白。

她说,董老师,你一定要小心,每个同事都可能在关键时刻给你穿小鞋。

我说,问题不大,因为我对这些东西没有期待,没有期待就是自由,不存在竞争关系,另外我也没拿过群众一针一线,虽然我没办过什么实事,但是我也没办过什么坏事。

她说,第二任队长来了以后,咱依然要搞好关系,毕竟人家是领导,我们单独相处的机会很多,因为我要帮他写一些稿子之类的,他有意无意的就问我一些私人问题,例如夫妻生活怎么样?

我说,想睡你,这队长太业余了,在单位工作第一忌讳就是这个,绝对要做到兔子不吃窝边草。

她说,我也没在意,领导问,咱就如实回答,有次他说腰间盘不好,让我帮他穿衣服,这个我也没觉得有啥不妥,你知道我们是军事化管理,同事之间相互整理仪容是很常见的,我就帮他穿了裤子、上衣。

我问,光着?

她说,不是,里面有秋衣秋裤。

我说,看来轻车熟路了。

她说,又过了几天,他就突然抱住了我……

我问,后来呢?

她说,我回家跟老公说了,老公就让我报警。

我问,睡了?

她说,没有,我挣脱了。

我问,后来怎么处理的?

她说,他提出私了,我老公跟他谈了价格,10万块钱。

我说,然后你就辞职了。

她说,没法继续待了,原本他是答应给我调个岗位的,但是后来也没调,我就又考了幼师。

我问,单位对他没有处罚?

她说,都是有后台的人,他就跟个社会人似的,脸上还有刀疤,不过说是因公。

我问,你想知道我对这个事的看法吗?

她说,你说说我听。

我说,他会报复你的,只是时间问题。

她说,我又不在那里上班了,怎么报复我。

我说,他觉得被你坑走了10万元。

她说,是他提出的赔偿。

我说,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,我写过一个酒驾后跟人追尾了,然后被人要了40万的,出于身份,积极赔了,但是你知道他内心的恨有多深吗?十年八年散不去,他在绘制对方详细的生活规律图,从中找漏洞,例如某月某日对方酒驾了,他什

么都不会说的,开个好车直接顶上,赔吧,100万,少了一分也不行,但是不会现在实施这个计划,怎么也要三五年之后。

她说,你别吓唬我。

我说,我没吓唬你,这都是当事人觉得内心堵得难受,跟我倾诉的,他痛苦的时候拿拳头捣墙,把砖都捣碎了,无处发泄。

她说,该怎么办。

我说,事情过后,该赔的赔了,该拿的拿了,合适的机会,疏导一下双方的情绪,这点非常重要,情绪是仇恨的种子,会生根发芽的,他也许并不疼钱,而是觉得心里憋得难受,我们那边有个工厂老板,员工手指被机器割断了,治疗花了2

万多,老板越想越憋屈,就把这姑娘给睡了,他喜欢这个姑娘吗?不喜欢,甚至看着就讨厌,但是就是想宣泄,这就是男人。

她说,其实我不想要钱,我更想要工作。

我说,事都过去了,就这样吧,你也别自己吓唬自己,小心就好。

她说,已经被你吓唬到了。

我说,大约十年前,我在烧烤城上面住,经常能看到下面有打架的,有次是夫妻俩在那里吃烧烤,旁边是六七个男人,其中一个男人喝多了,就过去调戏了那个女的,女的就骂了对方,对方就打了女的耳光,就打了起来,老公呢属于柔弱男,一看这场面就跑了,老婆在那里挨了一顿打,因为打的嗷嗷的,我就从窗户上往下看,没一会,老公跑回来了,拿了一把菜刀,见人就砍,是真砍,往死里砍,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仇恨,就是想弄死你……后来这个事双方还在论

坛上相互控诉了。这也是我一直告诫自己的,干什么都可以,就是不要激发别人内心的恶,只要有人盯上你了,哪怕他再柔弱,也能置你于死地。

她问,你觉得这个酒可以长期卖吗?

我说,很难,因为价格还是太高,单纯靠亲戚朋友买单,不是长久之计。

她说,我现在特别想赚钱。

我说,赚钱也要定好位,有什么,做什么,不能盲目地效仿,适合我的未必适合您。



评论